欧盟各成员国外长将于19日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,正式启动一项红海护航行动。

据央视新闻报道,该行动计划持续一年,可以续期。报道称,从正式启动到执行具体护航任务仍需数周时间。目前比利时、意大利、德国、法国等国计划派出多艘军舰前往红海地区。

红海危机仍在蔓延。根据克拉克森研究最新统计,2月5日-11日进入亚丁湾地区船舶运力以总吨计,已较去年12月上半月下降71%,下降程度与前一周持平。

该统计显示,当周集装箱船通行量依然十分有限 (与去年12月上半月水平相比下降89%)。尽管最近几周运费有所回落,但目前运费仍较红海危机发生前水平高2-3倍。克拉克森研究统计,同期集装箱船租金持续温和上涨,目前较去年12月上半月水平高26%。

牛津经济研究院资深经济顾问桑德斯(Michael Saunders)表示,自2023年11月中旬以来,全球海运运费上涨了约200%,其中从亚洲到欧洲的海运运费上涨了约300%。“在欧洲的商业调查中,有一些早期迹象表明了这种影响,即生产计划受到了一些干扰,交货时间延长,制造商的投入价格上涨。我们预计,这些成本如果持续下去,将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大大增加某些衡量通货膨胀的指标。”他称。

对成品油等贸易影响最大

央视新闻报道,德国护卫舰黑森号已于2月8日启航前往地中海。比利时计划3月27日派出一艘护卫舰前往地中海。按计划,欧盟舰队能够开火保卫商船或自卫,但不会主动攻击胡塞武装在也门的阵地。作为苏伊士运河“前站”,红海是非常重要的航运路线。克拉克森研究统计,每年约10%的海运贸易量通过红海,其中通过红海的集装箱约占全球海运集装箱贸易的20%。红海危机短期无解,对全球贸易造成影响。细分看,根据克拉克森研究统计,油轮通行量相比去年12月上半月下降51%,同期散货船通行量下滑51%。

该统计显示,近期油轮市场趋势复杂,其中,中东至欧洲航线运价仍远高于去年12月初的水平。譬如,LR2型成品油船的包干运费超过700万美元,虽较1月底的900万美元水平有所下滑,但仍高于去年12月上半月350万美元的水平。

同时,自1月中旬开始,已经没有液化天然气(LNG)运输船通过该区域,液化石油气(LPG)运输船通行量下降90%。尽管红海危机对液化气体船运输带来非常显著的影响,但对液化气体运输市场运费和船舶租金影响有限,同期其他因素(包括季节性因素等)对市场的影响更为显著,气体运输船运费和租金大幅下滑。

克拉克森研究数据显示,上周通过好望角的船舶运力较2023年12月上半月水平上升60% (2024年1月下半月,经过好望角的船舶运力较去年12月上半月水平高62%),目前共有约580艘集装箱船绕航。

消费品运费成本大幅增加

克拉克森研究统计显示,消费品运费成本大幅增加,但仍不及疫情时期。

其原因在于,对大部分商品而言,海运运费成本占消费品本身价格的比重较小。譬如,一双鞋从亚洲运至欧洲的运费成本,去年11月约为0.19美元,2024年1月中旬增加到0.76美元,而2月中旬则回落至0.66美元。相比而言,2022年初疫情高峰期,成本最高可超过1.9美元。

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给出的评估,一个集装箱的平均零售价值约为30万美元,自2023年12月初以来,一个集装箱从亚洲运往欧洲的成本已上涨约4000美元,这表明如果全部成本转嫁,集装箱内货物的平均价格将上涨1.3%。

以英国为例,英国24%的进口产品来自亚洲,进口占居民消费指数(CPI)的比例约为30%,这意味着通胀的直接增幅将低于0.2%。

桑德斯表示,粮食、能源和全球贸易品价格大幅上涨对供应链造成的不利冲击正在减弱。然而,红海危机以及与之相关的航运成本急剧上升正形成新的供应冲击,如果持续下去,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给通胀增加新的上升压力。

过去三年中,由于诸多原因,许多国家的通胀率大幅上升,通胀的波动性也显著增加。“最近,这些不利的冲击开始减弱,通货膨胀迅速下降。但是,红海危机有可能造成新的供应冲击。”他称。

他预判,如果通胀更加不稳定,预期对实际价格波动的反应更大,各国央行将更有可能不得不收紧货币政策来应对通胀上升的情况,即使这种上升是由暂时性冲击引起的,如此才可以重新稳定预期。

(来源:浙江贸促,原标题:聚焦丨就在明日!欧盟启动红海护航行动 如何影响国际贸易?)